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內容頁

觀察│“浙派”影視緣何異軍突起?

  • 宏威國際手機登錄
  • 2019-08-20
  • 186人已閱讀
簡介“浙派”影視緣何異軍突起?中國藝術報記者

    “浙派”影視緣何異軍突起?

    

    中國藝術報記者 李博

      為迎接改革開放40周年,近期電視熒屏上播出了一大批獻禮劇。其中,無論表現互聯網行業的都市情感劇《創業時代》,還是講述民營企業發展歷程的《奔騰歲月》,抑或以小人物人生映射大時代變遷的《風再起時》,都是由浙江影視公司出品。影視“浙軍”在改革開放40周年的重要歷史節點上,紛紛貢獻出了自己的智慧與創意。

      在中國影視行業中,“浙派”是一支實力強大且底蘊深厚的重要流派。“八八戰略”實施15年來,浙江影視文化產業始終位居全國第一方陣。據統計,浙江電影、電視劇和動漫產量分別約占全國的1/13、1/4和1/5,其中浙產電視劇年產量、電影年產量和動漫年產量分列全國第一位、第二位和第二位。目前浙江影視行業呈現出國有民營齊頭并進的良好局面,電影、視頻產業以阿里影業為排頭兵,電視劇產業以華策集團為龍頭, 1400余家影視“浙軍”呈擰繩之勢,串聯成一個龐大的產業集群。

    

    電視劇《溫州一家人》海報

    

    電視劇《雞毛飛上天》劇照,點擊圖片閱讀該劇編劇申捷創作談

      改革開放40年來,浙江廣大影視工作者自覺承擔起作為中華文化的承載者、傳播者、創造者的歷史責任,努力為時代和人民奉獻精品力作,創作生產了電影《智取威虎山》《美人魚》《捉妖記》《烈日灼心》《路邊野餐》《嘉年華》、電視劇《子夜》《中國商人》《日出東方》《天下糧倉》《中國往事》《向東是大海》《溫州一家人》《雞毛飛上天》、動漫《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等一大批優秀作品。

      歷史延承:關注現實、風格獨特、不斷創新的“浙派”影視

      浙江廣電集團原總編輯、著名編劇程蔚東是浙江影視崛起的親歷者與見證者。1979年底就介入影視劇創作的程蔚東,目睹過改革開放初期浙江影視行業百廢待興的局面,也經歷了改革開放40年來“浙派”影視的蓬勃發展。程蔚東總結,就電視行業而言,“浙派”電視劇經歷過三次發展的高峰期。

      第一次高峰出現在上世紀80年代。1978年,浙江第一部電視劇《約會》誕生,故事取材自沙葉新的同名獨幕喜劇,這部黑白電視劇僅有一集,長度為40分鐘。1979年,浙江第一部彩色電視劇《保險高興》誕生。接下來,浙江第一部旅游電視劇《蜜月從現在開始》、第一部傳記電視劇《魯迅》以及第一部為在世名人作傳的電視劇《華羅庚》相繼出爐,其中4集的《魯迅》獲得了1983年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特別獎。1988年,浙江成立電視劇制作中心,有了專業的制作團隊, “浙派”電視劇迅速發展,相繼產生了《女記者的畫外音》《新聞啟示錄》等影響力廣泛的作品。

      第二次高峰出現在上世紀90年代。 1992年、1993年,由程蔚東編劇、蘇舟導演的《中國神火》和《中國商人》先后播出,分別以我國的“兩彈”事業和民營經濟崛起為表現對象。當年以現實主義視角關注國家宏觀事件的電視劇作品尚屬鳳毛麟角,因此兩部作品不僅得到了全社會的極大關注,也獲得了為數眾多的獎項。 “當時我在深入體驗生活后,在《中國商人》中寫了不少商戰戲,展現了杭州幾大商場間的競爭。結合當時的時代背景,新華社原社長穆青評價這部作品是‘春江水暖鴨先知’,他認為文藝工作者在生活實踐中總結出的規律和進行的預見性創作,往往比政治家和理論家更加敏銳。”程蔚東回憶道。

    

    電視劇《天下糧倉》海報

      第二次高峰過后,浙江電視劇經歷了一段低潮期,除《子夜》《紹興師爺》等幾部佳作外,幾年中沒有誕生過其他特別有影響力的作品。 2002年初,吳子牛執導的浙產電視劇《天下糧倉》在央視綜合頻道黃金時間播出,“浙派”電視劇終于迎來了第三次發展高峰并延續至今。在《天下糧倉》這聲響亮的集結號之后,《中國往事》《國家行動》《延安愛情》《溫州一家人》《離婚前規則》《那樣芬芳》《雞毛飛上天》等一大批類型多樣、風格各異的“浙派”電視劇佳作相繼誕生,浙江也在此期間成長為中國影視產業一大重鎮。

      在程蔚東眼中,“浙派”電視劇的成功,源于幾個方面的因素。 “最重要的就是‘浙派’電視劇的創作者極為關注現實生活。從早年的《約會》《洞房》到近年來的《溫州一家人》《雞毛飛上天》,幾乎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歷程中,每一步歷史的足音都在浙產電視劇中產生過審美的回響,并也因此形成了‘浙派’影視的鮮明特征。”程蔚東舉例,《女記者的畫外音》《新聞啟示錄》是上世紀80年代文藝工作者直面人生、反映改革的優秀作品;《中國空姐》 《新房子老房子》《離婚前規則》等一批作品,則生動地將走進新時期的普通老百姓思想觀念的變化、生活方式的演進、精神面貌的更新予以了符合電視藝術形式的表達。“以魯冠球為原型的《錢江潮》和以樓忠福為原型的《摩天鷹架》,在寫時代人物的作品中融入了創作者的歷史關懷和審美發現,《中國商人》對于建立市場經濟體制的藝術吶喊和《十萬人家》對‘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思想的藝術闡釋,無一不是浙江經濟社會的創造。”程蔚東認為,浙江的影視創作者們總是能在塑造時代人物時反映重大的時代主題,也總能在波瀾起伏的社會轉型中結構扎實的戲劇沖突,實屬難能可貴。

      與此同時,程蔚東認為“浙派”電視劇的創作者十分重視研究電視劇藝術的表現規律,因此常常能獲得獨到的審美發現。“他們善于將宏大的時代主題融入生動的故事與鮮明的人物之中,也善于捕捉細致入微的社會情節進而步入歷史的黃鐘大呂,將史詩品格演義成如火如荼的壯麗活劇。他們的藝術風格往往在細膩婉約中不失豪放,在沉著深入的刻畫中又見筆墨的粗獷以及疏密有致,在極具江南特質的意境營造中挖掘出生活的底蘊。”

      在程蔚東看來,紅色題材是“浙派”電視劇的重要標識之一。“表現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日出東方》、表現‘兩彈’上天的《中國神火》、表現教育大師的《馬寅初》、表現偉人戀情的《毛澤東與楊開慧》、表現革命女俠的《秋瑾》、為一代偉人立傳的《魯迅》《華羅庚》等,都成功地展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對于歷史的卓越貢獻以及對當代中國精神品格的偉大塑造。”程蔚東表示。

    

    電視劇《大宋提刑官》海報

    

      同時,歷史題材也是“浙派”電視劇能夠獲得飛速發展的重要推手。“像寫蒼生社稷的《天下糧倉》、寫匡扶正義的《大宋提刑官》、寫亦顛亦諧的《濟公》、寫吳越春秋的《臥薪嘗膽》、寫陳英士傳奇的《中國往事》、寫蒲松齡的《聊齋先生》、寫岳飛的《精忠岳飛》等電視劇,都展現了浙江電視劇厚重的歷史底蘊,也彰顯了浙江影視工作者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程蔚東表示。

      此外,浙江電視劇藝術的繁榮也不能忽視名著改編的成就。“《子夜》《為奴隸的母親》《春蠶·秋收·殘冬》《紅日》等一批劇目,都從文學名著改編而來,此類作品總是從尊重原著出發,在閱讀文字的時間藝術中尋找空間的造型元素,用電視劇的規律來完成藝術形式的改編,將文學名著已有的成功展示為屏幕上的歷史。”程蔚東認為,“浙派”電視劇對名著的探索不僅停留在尊重原作,更在于主創努力尋找名著中屬于當代意義的審美發現。“特別是對典型人物的性格刻畫,‘浙派’電視劇總是從原著的已有成功出發,并予以適合電視劇藝術的改編,不僅使平面的敘述在視覺立體化的過程中趨向飽滿,而且將人類對自身認識上的遞進充分體現在改編后的空間造型里。于是,文學名著便在今天的屏幕上有了新鮮的意義。”程蔚東分析道。

      產業探究:內容為王、產業為基、“華流”出海的華策集團

      在民營經濟十分活躍的浙江,民營公司如今已是“浙派”影視制作生產的重要支撐力量。在這之中,華策影視集團是當仁不讓的領頭羊。與所有“萬事開頭難”的民營企業一樣,華策的發展,也經歷了從小到大、由弱變強的成長過程。1992年,恢復高考后第一屆浙江傳媒學院的新聞系畢業生趙依芳毅然放棄了浙江省東陽市廣電局副局長職務,帶著幾件隨身行李和幾身換洗衣裳,來到杭州“下海”。初到杭州,趙依芳加入位于浙江電視臺旁的浙江華新影視公司擔任總經理,并帶隊開發了中國首個證券類節目《今日證券》。當時趙依芳的團隊只有區區5個人,辦公地點是杭州莫干山路一家小賓館里的兩個標準間。

      上世紀90年代中期,民營公司還沒有獨立拍攝影視劇的權利,但在影視行業較為發達的北京、廣東、浙江等地的電視臺周邊,已經有很多像華新這樣專門為電視臺制作節目的影視公司。因為電視劇投資較大,制作和回收周期又比較長,因此電視臺愿意將一些電視劇項目交給專業公司制作,這樣一方面可以大大降低電視臺的成本與支出,另一方面對項目的管理也相對容易。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靠制作電視專欄節目起家的趙依芳與她的華新公司很快獲得了進入影視行業的敲門磚。

    

    華策集團 本報資料圖片

      1995年,由程蔚東編劇、根據茅盾同名著作改編的14集電視劇《子夜》一經播出便引起轟動,并在不久后獲得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等諸多獎項。很多人并不知道,《子夜》的制作方就是華新公司,而這部收視與口碑雙豐收的佳作,也成為趙依芳進軍影視行業的“第一桶金”。1997年,華新影視改制,明確了浙江廣廈股份有限公司等投資股東的產權,開始自主經營。在與廣廈連續合作了5年后,2002年9月,趙依芳拿回了廣廈保有的華新影視的全部股權。文化體制改革后,民營影視行業獲得了大好發展機遇。浙江省對于民營影視企業,從允許到鼓勵、支持、表揚、激勵,為民營影視公司創造了寬松的發展環境。

      2005年,浙江華策影視有限公司成立,趙依芳與原股東浙江廣廈分家,開始專心投資制作影視劇。自此之后,《紹興師爺》《中國往事》《國家命運》《海棠依舊》《解密》《全家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功夫瑜伽》《刺客聶隱娘》《地球最后的夜晚》等一大批精品影視作品相繼推出,華策逐漸發展成為“浙派”影視公司的代表、中國影視產業的巨擘。2009年,華策影視變更為股份制有限公司。2010年,華策影視正式掛牌上市,在穿上了資本的“舞鞋”后,華策成為中國“電視劇第一股”。2014年,華策影視集團成立。

    

    電影《刺客聶隱娘》海報,點擊圖片閱讀本片影評

      趙依芳曾總結,華策之所以能在20余年來不斷成長壯大,根本原因在于始終以打造精品內容為基石與核心,致力于制作反映時代特色、弘揚中國精神、關注百姓生活的作品。浙江華策影視集團黨委副書記、集團項目合作中心總經理於敏表示,目前華策堅持圍繞內容去構建企業實力、做大產業、整合優質資源的戰略,“內容為王、產業為基、‘華流’出海,已成為華策的企業名片。”於敏介紹,目前華策集團年產電視劇1000集、電影數十部、綜藝節目十余檔,為了持續創造文化精品、不斷開拓創新,華策研發了一套精品劇“質造”方法論,建立了較為完整的數字化工業體系,力爭實現文化產品層面的“優生優育”。

      “所謂‘優生’,是指從研發階段開始嚴格把關品質,遵循內容為王的準則,而衡量內容品質的標準是‘五性’,即思想性、政治性、藝術性、觀賞性、市場性。所謂‘優育’,靠的是賦能體系:華策建立了大數據研發中心、創意中心、評估中心、營銷中心、制作管理中心等一整套綜合體系, 300多人的團隊于立項開始層層打分,從幾百個項目中精心挑選,在制作過程中及時調整,從而做到充分了解觀眾審美、精準把控制作流程。”於敏介紹。

    

    華策影視 本報資料圖片。

      40年改革開放極大豐富了中國民眾的文化娛樂生活,文化產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有到大的過程。與此同時,題材和渠道的日漸多元化,讓影視產品進入了多屏時代。於敏介紹,為應對新媒體時代的呼喚,華策集團以“內容+”為抓手,著力打造文化產業新生態,對新媒體運營、電子商務、影視教育、文化旅游、廣告植入、IP運營等領域都有涉及,近期推出了《甜蜜暴擊》《長歌行》《老男孩》等新型文化產品,為推動新型文化產業生態發展提供了富有創意的新模式。

      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中國文化產品正在以不可阻擋之勢融入世界市場。於敏介紹,華策集團堅持利用市場化的手段實現中國文化“走出去” ,投資的電影《刺客聶隱娘》摘得法國戛納電影節最佳導演獎、《地球最后的夜晚》贏得海外廣泛贊譽;制作的電視劇《解密》《何以笙簫默》《大漢賢后衛子夫》在海外各大平臺熱播,成功地向全世界講述了中國故事、傳播了中國精神。

    

    電視劇《解密》海報

    

    電視劇《何以笙簫默》劇照

      與此同時,華策影視的快速發展也與公司對人才的高度重視分不開。在日前舉辦的2018年中國影視藝術創新峰會暨第六屆中國影視產業推介會上,由中國影視藝術創新峰會組委會主辦,《中國電視》理事會、浙江傳媒學院、華策影視高等研究院承辦的首屆中國影視新力量創意營正式啟動,該創意營旨在發掘潛力創意人才,積聚業內資源支持,扶持一批有夢想、有追求、有能力的創作人才,培養影視創作新生代力量。趙依芳介紹,多年來華策影視先后落實了多個人才培養項目,如牽頭成立華策影視育才基金、在集團內部設立華策克頓大學、與浙江傳媒學院共建華策電影學院等。她認為,創意產業沒有人才就沒有一切,企業要有“人盡其才則萬事興”的發展核心理念。內容創作離不開大量優秀專業團隊,而優秀團隊的培養及就業,更離不開專業的高校實踐教育和內容產業發展。華策影視在人才培養方面的探索,就是希望影視內容與影視教育成為雙輪引擎、雙輪驅動。趙依芳表示,隨著產業與學院合作的深入,華策影視還將邀請更多產業界的名師、名導、資深演員、電視臺經營管理專家、國際同行專家、國際教育界合作伙伴等,以多樣化的培養路徑,積極推動“產、學、研、用”四位一體的校企聯合培養新機制,為中國高校培養應用型影視人才,為行業輸送新鮮血液。

      在改革開放40周年的重要歷史節點,華策接連推出了兩部獻禮劇—— 《創業時代》與《奔騰歲月》。“這兩部作品比較充分地體現了華策的制作風格: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積極傳導主流價值觀,既關注社會現實,又重視市場需求,追求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於敏表示。在制作主旋律題材與現實題材影視劇的過程中,華策也不可避免地要面對兩類不同的觀眾——以中老年人為主的傳統電視觀眾和以年輕人為主的新媒體平臺觀眾。“對于華策而言,創作主旋律題材與現實題材影視劇的方法是‘以不變應萬變’,我們堅信只要作品質量過硬,無論哪類觀眾都能獲得各自的審美愉悅。”於敏舉例, 2016年播出的華策諜戰劇《解密》,就將青春時尚元素融入主旋律題材,既保持正劇的歷史扎實、故事飽滿、邏輯細密,又兼顧年輕觀眾的審美需求,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的革命熱血青年形象,因此受到了廣泛歡迎。未來一段時間,華策影視還將推出聚焦中國外交事業的電視劇《外交風云》,以及紀念古田會議召開90周年的獻禮劇《絕境鑄劍》。

    

    動畫電影《西游記之大圣歸來》海報

      個案分析:貼近生活、贊頌改革、獻禮時代的《風再起時》

      除了備受關注的《創業時代》《奔騰歲月》,近期還有一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浙派”電視劇獲得了良好的收視與口碑。由杭州嘉藝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出品的《風再起時》11月5日起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播出,作為一部獻禮改革開放40周年的現實題材作品,這部劇跨越改革開放40年來的崢嶸歲月,囊括了改革開放、價格闖關、“南巡講話”、亞洲金融危機、加入世貿組織、“一帶一路”建設、十九大召開等重要歷史節點,在遵循歷史真實的前提下,講述時代浪潮下個人命運的變遷,還原了一代人的創業生活、奮斗歷程和命運浮沉。

      在《風再起時》劇本研討階段,杭州嘉藝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許輝曾組織召開過一次劇本研討會。與會專家、學者認為,目前表現改革開放的影視作品不少,但基本都是展示改革開放的一個側面,比如金融體制改革或農村體制改革等,從改革開放40年來的社會經濟視角切入、以宏觀與微觀相結合的方式講述整個國家面貌變化的作品并不多見。“最后,我們決定從經濟的視角切入故事,通過真實的故事與人物來表現改革開放對普通老百姓生活產生的巨大影響。”許輝表示。在劇中,方邦彥、何有鄰、康寧三個出身、背景、性格各不相同的青年,在既面臨發展機遇也經歷時代挑戰的情況下努力拼搏,然而在種種誘惑下,他們中有人能夠堅守本心,有人卻迷失于花花世界之中。“我們拋棄了‘高大全’式的人物塑造方式,讓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優缺點,力爭完整、豐滿而立體地再現改革開放40年來有志青年的群像。”許輝說。

    

    電視劇《風再起時》海報

      《風再起時》既是在講故事,也是在講歷史,劇中所有歷史節點都有史實依據,所有人物的命運、情感和事業也都與改革開放的大背景息息相關。 “我們將這段歷史講給觀眾聽,經歷過改革開放的人會產生共鳴,他們看到的是情懷和歷史;享受改革開放成果的下一代人則會更加理解父輩的艱辛,他們得到的是啟發與激勵。”在許輝看來,《風再起時》的藝術魅力,來自它的現實價值。“比如今天出國,外國人不會再看不起中國人了。然而現在的年輕觀眾可能并不知道,中國現在的強大是怎么來的。其實,改革開放的成果真的來之不易,年輕人的父輩通過40年的努力,才創下了這片天地,當下年輕人要珍惜、傳承,將改革進行到底。”

      《風再起時》的創作,正是“浙派”影視作品與時代同呼吸、與人民共命運的一個縮影。浙江衛視制片人、一級導演顧俊杰認為,在新時代,“浙派”影視作品要從“高原”攀上“高峰”,應處理好三種關系:“增強責任意識,處理好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關系;增強精品意識,處理好主流價值引領與藝術化呈現的關系;增強原創意識,處理好引進模式與本土傳承創新的關系。”

    

    

    點擊下圖瀏覽

    中國藝術報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特刊

    

    

    

    長按二維碼關注中國藝術報

, 1, 0, 7);

文章評論

Top 炸金花比牌要双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