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內容頁

網游總量調控:大廠的一時之痛 VS 小廠的滅頂之災

  • 宏威國際手機客戶端登錄
  • 2019-08-20
  • 131人已閱讀
簡介停止審核版號半年之后,廣大游戲從業者沒有等到版號重新開放的消息,卻無奈地接受了監管部門將對網絡游戲進行總量調控的消息,這對于大部分游戲人尤其是中小型游戲企業老板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

停止審核版號半年之后,廣大游戲從業者沒有等到版號重新開放的消息,卻無奈地接受了監管部門將對網絡游戲進行總量調控的消息,這對于大部分游戲人尤其是中小型游戲企業老板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根據8月30日晚間報道顯示:在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的通知中,國家新聞出版署將對網絡游戲實施總量調控,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探索符合國情的適齡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時間。

這則通知意味著,縱然網傳9月份重新開放版號審核的消息屬實,游戲企業要獲得版號的難度依然很大,游戲版號數量將被限制,游戲行業的洗牌將加劇。2018年,這會是中國游戲一個巨大的轉折點。

作為一名游戲從業人士&游戲行業的深度觀察者,今天小謙就和大家一起來聊聊我對網游總量被調控的一些看法。

股價又跌了,但長期限制總量對騰訊網易是利好

前段時間,由于騰訊新一季度的財報中游戲業務表現未及預期,騰訊的股價應聲暴跌。此次國家新聞出版署將對網絡游戲實施總量調控的消息傳出后,8月31日,騰訊美股跌近7%,創兩周新低;網易美股跌逾7%,創2016年6月以來最低。

短期內,小謙并無法預測騰訊股價的實際走勢,但從長遠的角度來說,我認為限制網游總量對于騰訊網易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

一方面,經過長達半年的調整后,如今發布對網游進行總量監管的消息,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意味著版號重新發放的時間確實快到了。對于騰訊和網易來說,一旦版號重新發放,他們儲備的新品將給他們的游戲業務補充更多的生命力,尤其是在收入表現方面給母公司爭光,提振股價。

另外一方面,近些年里,游戲行業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頻繁出現,這對于一個需要長期持續性健康發展的行業來說,無疑是不利的。控制網游數量,可以說這是國家有關部門支持游戲精品化的實際行動,也將對游戲企業的資金實力和自研實力做出更大的考驗。不管是網易還是騰訊,這兩大廠商占據了中國游戲市場絕大部分的市場份額,他們在比拼資金和自研能力方面,都要比其他的廠商要明顯有優勢。

因此,盡管此次新政消息可能會對騰訊網易的股價短期內造成一定沖擊,但憑借著騰訊網易的產品儲備和自研能力,以精品程度來獲得少數版號的機會,網易騰訊要明顯比其他廠商有優勢,這從長遠角度肯定是利于這兩家企業發展的。

中國游戲出海熱度將加大中國游戲全球化乃大勢所趨

中國游戲限制網游總量,這并不意味著全球的游戲市場都會限制網游總量。在這種情況下,原本這幾年就已經逐漸興起的出海行為,會在整個游戲行業中變得更加火熱。為什么呢?

從政策上來看,不僅目前有關部門沒有限制國內游戲全球化出海發展,海外的很多區域,要么是對于游戲的管控不嚴格,要么就是有成熟的游戲生態歡迎中國游戲入駐,并且能給優秀的中國游戲作品提供理所應當的回報。

從整體的營收來看,中國的游戲企業和中國游戲的市場競爭力,其實也不容小覷。從幾年前的《陰陽師》開始,全球游戲收入排行榜中,騰訊和網易就一直占據前二名。而根據美國數據網站SuperData的2017年游戲市場收入規模數據報告顯示,2017手游收入榜中,《王者榮耀》、《夢幻西游》位居前列,不少中國原創的IP作品已經在國外市場占據非常優勢的地位,不少在中國不太知名的游戲企業在海外卻賺得盆滿缽滿。

更重要的是,目前中國游戲市場本身就已經面臨著人口紅利消失的情況。從用戶獲取的角度看,目前全球還有很多地區正在持續地進行智能手機普及化工作,存在巨大人口紅利的非洲、南亞、東南亞地區,就可以給包括中國游戲企業帶來大量的機會。

因此,在國內管控網游總量的情況下,不少開發者會選擇轉投海外市場或者直接從產品研發的階段就進行全球化的定位。這直接就預示著,中國游戲全球化發展乃大勢所趨,如果還在國內政策引導企業進行精品化開發的情況下,中國游戲企業打造出“魔獸世界”這類型巨作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游戲企業倒閉潮加速大多數備受期待的獨立游戲最終只能是涼涼

事實上,早在手游爆發期結束之后,手游推廣渠道地位趨于穩定,游戲企業市場份額趨于穩定之后,騰訊網易就已經形成寡頭效應,大部分中小型游戲廠商的日子都已經不好過了。

在VR、AR、區塊鏈的風口下,不少游戲團隊都已經被迫轉型。經過此輪的政策洗禮后,中國游戲創業的門檻將越來越高,中國游戲企業倒閉潮還會加速,整個中國游戲市場或許再難出現《刀塔傳奇》《球球大作戰》《貪吃蛇大戰》這種打破大廠重圍的現象級游戲。

在這波倒閉潮中,不少已經在網絡上擁有一定擁簇者的獨立游戲團隊,也很難避免倒閉的結局。在最近幾年里,隨著taptap的興起,獨立游戲一度成為一大創業熱點。

在版號數量會被限制的情況下,如果不夠氪金,大廠不愿意浪費其版號資格發行或研發獨立游戲,而普通工作室和普通發行又沒有能力拿到一些版號,這未免讓人感覺到有些遺憾。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小謙也非常希望后續還會有政策來保護獨立游戲的發展,讓那些心懷夢想的游戲人,可以用獨立游戲將很多傳統的游戲文化和新穎的游戲想法傳承或者傳播下去。否則的話,如果所謂的精品游戲一度追求氪金賺錢,那這或許也不是監管部門本身想看到的局面。

游戲中介生意持續升溫長尾細分渠道或成游戲發行生力軍

雖然拿到版號的門檻高了,游戲創業的門檻也高了,但對于一些中型廠商和一些有一定資金實力的資源來說,他們也并不是就徹底被游戲市場給放棄了。

買賣游戲版號、文網文、ICP的中介們,就成為中小廠商們的救世主。中介在很多行業中都有存在,根據小謙從游戲行業了解到的情況,僅僅就是這些提供資質代辦和帶資質殼公司轉讓的中介公司,人數很少年入數百萬的企業就已經不少。

政策限制了版號的發行數量,很多中型廠商或許也只能拿到少數的版號。但對于廣大的中介來說,提供版號代申請、版號套用、版號轉讓、制作假版號等合法非法的生意反而會越來越好。

同時,主流正規渠道不太方便大批量推廣沒版號的游戲,但這反而就給一些聚集閑散流量的長尾渠道帶來了發展的機遇。縱然沒有主流應用商店提供下載服務,但市場上總也有辦法可以提供安卓游戲包和IOS游戲包的下載服務,如果可以有一些在微信群、在QQ群中活躍的長尾流量被一些發行或渠道掌握,這勢必也就成為一種對整個游戲行業意義非凡的推廣渠道。

這種情況下,整個游戲市場如果有誰可以匯總大量包括游戲公會、群控流量在內的長尾流量,其就有可能成為游戲發行生力軍,在新政后反而打開市場。

內外生態都難的情況下WeGame的Steam夢或折翼與此

對于最直接會受到影響的騰訊來說,雖然上文中小謙也已經認為長期來看,監管政策反而還會是騰訊的一大利好。但對于一度被認為騰訊收入增長點的騰訊WeGame,受到此次政策的影響將很大,搞不好其Steam夢就要折翼于此了。

為什么這么說呢?此前《怪物世界獵人》這款被寄予厚望的游戲,本身是WeGame首發,但《怪物世界獵人》WeGame版最終因版號問題而無奈下架。

騰訊從海外引進游戲的難度,本身就隨著版號數量限制的因素會加大,再加上大量大型海外游戲入華都要經過嚴格的審核甚至修改流程,WeGame想要大批量引進國外優質作品,進而吸引國內玩家放棄Steam的目的就很難實現。

而同時,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缺乏足夠資金的獨立游戲團隊和一些大型游戲團隊,由于其拿到版號或者其氪金能力不夠,縱然WeGame可以是他們的重要發行渠道,但生態很難持續爆出一些讓中國玩家甚至全球玩家都非常認可的作品,WeGame想靠自研或國內研發團隊打開市場的難度也很大。

在這種國內外游戲都很難幫助WeGame獲得生態內優秀游戲內容數量質量提升的情況下,WeGame缺少會更大,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到一些投資人對騰訊的信心。

存在一段時間的監管空白期小游戲創業也會加速

在最近幾個月里,隨著BAT都加入小程序戰爭,越來越多開發者也加入小程序/小游戲的開發中來。在游戲總量限制后,加入小游戲創業的開發者會更多。

據游戲論壇的報道顯示,《海盜來了》、《損友圈》這兩大爆款微信小游戲,都存在著通用老版號上線的情況,并且《損友圈》還已經被下線。

雖然這則消息也給很多小游戲開發者提了一個醒,但就目前的市場來看,小游戲市場或許還是存在一段時間的監管空白期。包括小游戲在內的所有游戲,被監管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正是因為目前的小游戲還不存在說一定需要版號才能上線的情況,小游戲就給無奈退出手游或等待版號下發的游戲開發團隊,提供了機會。

因此,整體來說,一旦監管部門正式對網游總量進行正式的數量管控,中國游戲行業也將由此進入一個精品化、全球化的時代,很多機會和挑戰都由此而生,能夠把握這個機會的廠商最終將有可能成為一家全球都偉大的游戲企業,但經不住挑戰的企業最終也難逃衰敗和倒閉的命運。

文章評論

Top 炸金花比牌要双倍么